加入收藏 | 设为首页

赵天民:学徒•士兵•将军

文章来源:东台党史方志 发布人:mhsky 点击率:7706 发布日期:2013/1/5
【 文字大小:    】   【视力保护:        】



赵天民——解放军审计署副审计长、少将


  人物简介:赵天民,男,汉族,1952年4月出生于东台城东乡新昇村(今东台镇新富居委会)。

  1970年1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,1973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在青藏高原7年,历任文书、驾驶员、副班长,排长、营部书记、团政治处干事、总后勤部政治部干部部干事、某摩步师代职副政治委员、解放军审计署政治协理员、办公室主任、综合局局长、副审计长。

  2007年7月被授予少将军衔。

 
   “电视连续剧《天路》,写的就是我们高原部队的事情。那是一首世界屋脊上的高昂乐曲,年轻的青藏线官兵就是长年的歌者。”在青藏高原当过兵的赵天民,一提起《天路》,便有说不完的话。

  50年前,第一批官兵开入生命禁区。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,空气含氧量不足平原的50%。恶劣的自然环境,都没能挡住筑路大军和后来长驻的汽车兵们的脚步。青藏线从此有了魅力——坚韧、顽强、蓬勃向上,一代又一代的官兵加入了歌者队伍。

  赵天民说,青藏线由西宁出发,经青海湖,穿大沙漠,爬昆仑山,跨五道梁,过沱沱河,翻越终年积雪的唐古拉山,到拉萨,近2000公里。青藏兵站部的大部分官兵就长期工作和生活在这条线上。当年与他一同入伍的东台籍2350多名战友,多数都曾在青藏线默默无闻地工作过。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,青藏线绝大多数地段还没有像样的等级公路,兵站之间相距较远,汽车兵常年值勤在路上,很少能按时就餐和休息。因为是高寒区,成建制的车队官兵经常早晨五点多钟起床,摸黑到停车场,冒着零下十几度、二十几度的低温,点燃柴火,把水桶解冻后开始发动车辆。由于高原缺氧,加之多数汽车比较旧,发动车时连队领导不让打马达,战士们只能用手摇把发动。穿皮大衣、戴皮手套不方便,就光着手一手拿摇把摇车,一手扶在保险杠上,车子摇着了,指头常常粘冻在保险杠上,拉开时丝丝作响。有人打趣说,在高原,夜间到外面撒尿要带根棍棍,否则尿完你就走不了。那虽是夸大其词,但奇冷的时候,确实让人倒抽气,前胸后背通透凉。车发动后,要处于怠速状态,连队抓紧组织战士们就餐。然后一如往常、日复一日奔波在蜿蜒崎岖、一望无际的地平线上。晚上到下一个兵站,首先要摸黑加油,检修车辆,拖着疲惫的身躯进行当日的行车小结,然后才能休息。白天,哪台车中途抛锚了等待收尾支援车的滋味是难熬的,身边的车队呼啸而过,收尾支援车到了,老兵要奚落你平时保养检修不认真。若车辆故障严重,几顿饭吃不上不稀奇。

  青海西藏不同地域昼夜温差大,天气变化无常,刚刚还晴空万里,但可能转眼就乌云密布、狂风大作、雪雨交加。这时若是单车在山间行进,心中会有一些恐惧。有时中午的烈日透过车窗,驾驶室像蒸笼一样,人易发困,翻越陡峭的山路,汽车低速环山爬行,稍不留神就可能酿成严重车祸。数十年来,由此而牺牲的一些战友,就长眠在青藏高原上。

  青藏高原恶劣的自然环境和艰辛的工作条件,磨练了一代又一代军人“特别能吃苦、特别能战斗、特别能忍耐”的顽强意志和奉献精神。那时给家中写信,从不敢提青藏线呼吸困难、风餐露宿、任务险重这些事,就是顾虑父母担心。但军营生活中,那些战友情和年轻人憧憬未来的青春朝气,工作中、生活中的趣闻轶事,也让人充满欢乐、回味无穷。

  每年夏秋是高原汽车兵的黄金季节,部队执行运输任务相对集中,每当我们行驶在首尾不见的滚滚铁流中,那井然有序、威武雄壮的景观,令身在其中的每个指战员都有一种神圣的使命感、自豪感。有时执行零星任务,公路边受惊野兔,突然横穿马路撞到车轮上,还能意外的打一次牙祭呢!如果小分队到西藏牧区执勤,在少数民族群众家里,围坐在牛粪燃烧的炉火旁,喝着满屋飘香的酥油茶,与醇厚朴实、热情好客的牧民话家常,那也是非常惬意的事。回忆起这些,赵天民说,青藏线基层部队的工作、学习、生活,奠定了自己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。


(节选自朱亚龙主编的《当代东台人》)

下一条新闻:刘东耕:号声永远嘹亮 上一条新闻:汤红霞:命运的超越
【加入收藏】 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】   
地址:东台市北海路 邮编:224200 联系电话:0515-89561515 联系传真:0515-60601515 
CopyRight © www.dtdsfz.com 东台党史方志 .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:苏ICP备05007441号